• <bdo id="qmoqm"><center id="qmoqm"></center></bdo>
  • <menu id="qmoqm"></menu>
  •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博物館疲勞”如何破解

    2022年11月24日 07:47   來源:解放日報   

      記者 簡工博

      “我兒子是學渣體質嗎?”日前,一位母親在社交媒體上的問題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她11歲的兒子在迪士尼樂園玩一整天都不覺得累,可帶他去博物館參觀了半小時,孩子就頻頻喊“太累了”。在評論區,竟然不少人都和這個孩子有相同的經歷和感受。記者從業內人士處獲悉,參觀博物館覺得“累”的現象被稱為“博物館疲勞”(Museum fatigue),早在1916年就由美國專業人士提出,后續陸續有文博與心理學方面的學者進行研究。
      明明展出的都是既具藝術性又有歷史價值的文物、藝術品,為啥還會疲勞?有沒有辦法來破解?
      “走了兩萬步”
      “到博物館參觀真的是個體力活!”從事廣告創意制作的方雷今年7月曾前往上海博物館參觀“宅茲中國”文物考古展。晚上回家他發現,手機計步器顯示當天他步行了兩萬多步,是平時的一倍多。
      據業內人士介紹,參觀博物館從來不是一件輕松的事。為了展陳效果,不少知名博物館建筑本身就非常宏大,空間設計上的氣勢也增加了參觀者的移動距離。以大英博物館為例,其核心建筑占地達到5.6萬平方米。而正在施工建設的上海博物館東館總建筑面積達11.32萬平方米,明年四季度建成開放后,上海博物館兩館館舍建筑面積合計15萬余平方米。
      一些博物館在設計時強調莊嚴感和儀式感,會強調空間效應,例如讓長階梯成為“標配”。走進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一樓,首先映入觀眾眼簾的就是一道龐大的階梯;在上海革命歷史博物館,也有長階梯可以通向每一層的展廳。這樣的設計在國外也很常見,美國紐約大都會博物館不僅要爬長階梯進館,大堂內的長階梯甚至曾逼得參加慈善晚會的明星脫下高跟鞋赤腳上樓。
      “博物館的空間對展陳效果非常重要,那些長階梯也的確極具象征意義!蔽牟⿶酆谜哂粝壬ㄗh博物館在空間安排上可以適當“留白”,給參觀者足夠多的休息空間:“比如海外許多博物館的階梯、走廊,隨處可見席地而坐的參觀者,但在國內這會被認為是一種‘不文明’的行為!痹谒磥,引導參觀者合理利用空間休息有助于緩解疲憊感,“能坐的地方就貼上標志或設置好長椅,讓參觀者大大方方地休息!
      “站著上了90分鐘的課”
      “這上面寫的什么字?”日前記者在一家博物館看到,幾名參觀者為看清展品說明,不得不彎腰湊近展柜,才勉強看清上面的文字。而站在一旁的參觀者杜先生則用手機拍下上面的文字,放大了再看!拔乙呀浟晳T了!倍畔壬硎,自己身高179厘米,“但很多展柜就比我腰部高一點點,想要看清細節就得彎腰!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期刊《PsyCh Journal》的編輯王日出曾直言“棟梁——梁思成誕辰一百二十周年文獻展”是他去年看過“最累”的展,因為展示柜特別低矮,參觀者不得不經常低頭彎腰甚至蹲著看展,他猜測“可能是為了讓觀眾體驗到這位由于車禍而脊柱受損的建筑大師在做野外勘測的辛苦”,也有人表示該展的設計是為讓觀展過程猶如俯身致敬。
      喜歡在國內外博物館、美術館參觀的嚴迪也發現,“國內很多展覽好像不希望參觀者停留很久,幾乎都沒有休息交流的地方!倍趪庖恍┎┪镳^、美術館里發現,甚至展品對面就設有座椅,參觀者可以長時間凝視展品!爸霸趪鴥葏⒂^幾個品質很好的展覽,同去的人也都是有備而來,可我們交流信息都只能站在展柜旁,非常累!
      事實上,“博物館疲勞”癥在20世紀最早被專業人士關注,起因就是觀展姿勢造成。不過在王日出看來,“審美和認知疲勞也是造成‘博物館疲勞’癥的一大原因”!懊恳环囆g作品都有作者要表達的內容,每個展品都有人文歷史或科學技術等方面的知識,就算只看標簽,參觀者也要不停地獲取新的信息,很多信息還是沒有連續性甚至相互碰撞的!痹谒磥,“就好像成千上萬的操著不同語言、口音的人,在跟你說著各種各樣的事情,表達著不同的情緒!
      “參觀博物館肯定不同于休閑旅游,更像是一堂歷史文化賞析課程!比~女士表示,“誰站著上90分鐘的課不累?”她建議,為了讓觀展更具“沉浸感”,適當設置互動體驗環節有必要,“但整體觀感還是應該以舒適為主”。
      展覽文字部分“實在無趣”
      在一家私企工作的劉凌喜歡帶著一雙兒女去參觀博物館,但她也發現孩子們面對文物時非常容易失去耐心:“很多文物的背景、故事乃至細節都是通過文字呈現的,孩子沒有耐心閱讀那么長的文字!弊罱齾⒂^的一場展覽,一個展廳竟然全是文字配合少數照片羅列在展板上:“那我為什么不買一本書回家仔細看呢?”
      不僅孩子沒耐心,劉凌也直言一些“明明展品很有意思”的展覽文字部分“實在無趣”。許多展品的文字介紹只有諸如名稱、年代和尺寸等,“但文物重要的是背后的故事和當時的生活場景,這些內容無論是文字介紹還是語音導覽介紹,都太簡略了!
      方雷每次展覽必看文字,但他希望這些文字“有信息量”,最厭惡少數展覽語言部分“假大空”:“展覽很重要的是策展思路,策展人應該回答選擇、組合這些展品的思路想法,而不是動輒以‘人類命運走向’這樣的大話來涵蓋!

    (責任編輯:韓璐)

    精彩圖片

    “博物館疲勞”如何破解

    2022-11-24 07:47 來源:解放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日韩激情无码一级毛片40分钟
  • <bdo id="qmoqm"><center id="qmoqm"></center></bdo>
  • <menu id="qmoqm"></menu>